歡迎來到中國西南漁業網-永川水花網!

永川水花 追求卓越
西南地區水產苗種重要生產基地
聯系我們
地址:慶市川區道(原雙竹鎮)
13983250545(步)
QQ:469764481
郵箱:ycsh6318@163.com

18年來虹鱒養殖大王何延忠讓庫姆塔格沙漠倒退5.6公里

發表時間:2018/11/4 17:09:32  來源:界面新聞  
字體大小: 【小】 【中】 【大】
市場在變,我們的誠信永遠不會變!

穿一身發舊的迷彩服,頭發花白,臉色黑黃,何延忠站在沙石堤上,瞇起眼睛望著遠方。目光盡頭,是已經長出沙丘數米高的胡楊林和一望無際的庫姆塔格沙漠。

這里是祁連山西端的甘肅敦煌陽關鎮,庫姆塔格沙漠邊緣。過去18年,靠在祁連山東端養殖虹鱒魚成為億萬富翁的何延忠在這里開展了一場曠日持久的生態治理工程。

來自祁連山的洪水被何延忠馴服成一條條溪流,滋養出沙漠綠洲。圖丨界面新聞 侯瑞寧 攝

工程細化下來,是這樣一組數據:修建多級梳流分洪河道120公里,修建防護堤壩60多公里,移動沙丘石山500多座。

18年,累積投資數億元后,他在祁連山下開鑿了13條分洪河道,并讓庫姆塔格沙漠“撤退”了5.6公里。

當年,很多人質疑他,甚至罵他愚蠢。如今,他的生態工程被人譽為“沙漠都江堰”,他的沙漠治理模式受到治沙專家們的肯定,并被澳大利亞人借鑒。

何延忠是甘肅省有名的虹鱒魚養殖大王。

作為蘭州市永登縣人,1990年代,他利用祁連雪山冷水資源,在永登發展冷水養殖虹鱒魚。在他的帶動下,蘭州市永登縣成為聞名全國的虹鱒魚之鄉。1998年,甘肅虹鱒魚產量2000噸,占全國產量的60%;僅永登的產量就有800噸。

那一年,32歲的何延忠被評為“全國十大杰出青年”,受到當時國家領導人的接見。

2000年時,他萌生一個大膽的想法:永登位于祁連山東端,能不能到祁連山西端去養虹鱒魚,然后沿著祁連山建設一條祁連冰川高寒冷水魚產業帶。

當年3月,他來到敦煌市陽關鎮開始實施自己這個現在看來都頗為不可思議的想法。

虹鱒魚屬于世界名貴冷水魚,適合生長在高寒冷水地區,而且對水質的要求非常嚴格,被譽為“水質檢驗員”。永登縣之所以能夠進行虹鱒魚的大面積養殖,一個先決條件是來自于祁連山冰川雪水的藥王泉常年保持在8攝氏度,夏天不熱、冬天不冷。

如果能在祁連山西端找到同樣的水源,那么他的產業理想就有實現的可能。

“虹鱒魚養殖是實現脫貧致富非常好的一個產業。一畝虹鱒魚帶來的經濟產值相當于一畝麥田產值的300倍,而且對水資源的消耗非常有限。”在何延忠眼里,虹鱒魚除了經濟價值和營養價值,還能在養殖過程中幫助修復生態,而且不必占用良田。

泥石流固沙的效果已經顯現出來。圖丨界面新聞 侯瑞寧 攝

兩年后,一個科技園和沙漠高寒冷水魚基地在陽關鎮建成,何延忠滿懷希望,從永登基地引入了80萬尾虹鱒魚開始試養。

他本以為一切都會一帆風順,但是命運的轉折卻早已埋下了伏筆。

陽關鎮位于甘肅省最西端,距離敦煌市64公里,緊鄰庫姆塔格沙漠。 “西出陽關無故人”,這句千古名句讓敦煌市最偏遠的這個鄉鎮變得家喻戶曉。

這里多年平均降水量僅27~42毫米,而蒸發量是降水量的80多倍。另外,由于緊鄰沙漠,沙塵暴異常猖獗,使這里成為敦煌抗擊風沙的第一道防線。

河西走廊沙塵源區生態環境治理相關研究資料顯示,從1975年到2001年,庫姆塔格沙漠以每年4至10米的速度向陽關鎮推進。這導致當地的水資源更為緊張。

春秋兩季,陽關鎮沙塵暴頻繁,漫天沙塵令何延忠膽戰心驚,“沙墻有幾十丈高,天一下子就黑了,到處飛沙走石、鬼哭狼嚎。”2006年,一場沙塵暴將科技園的科研中心及大樓摧垮,大半魚池也被掩埋。

更讓何延忠意想不到的是,在這沙漠極旱之地,“洪水”卻成為他的心頭大患。每年汛期,來自祁連山北坡冰川融水會泛濫成災。

繼2002年后,2004年的夏天,五十年一遇的洪水沖垮了產業園里大部分引水渠等工程設施,附近村莊、橋梁也被沖毀,莊稼、牛羊被席卷一空。

次年,陽關鎮又發生了大小18次洪水,何延忠剛重新修建好的引水渠、魚池再次被沖毀。

幾次風沙水患讓何延忠損失總額超過2億元。

面對殘酷的現實,何延忠的投資伙伴相繼撤資,80多名員工也先后辭職離開,“管理人員都跑光了”。朋友勸他轉投房地產,或者隨便投資點其他項目,“哪個不比在沙漠里養魚賺錢”?

“當時,我自己也有些心灰意冷了,打算放棄。”臨走之前,何延忠準備最后一次去沙漠看看。“我看到一棵樹,主干已經枯死了,但是它旁邊長出了一些新芽,我想這棵樹能發出新芽,肯定有它的道理。”

這簇“新芽”給了何延忠極大的希望和安慰,他決定留下來繼續自己的事業。

這位西北漢子不愿輕言放棄的另一個原因,是“當年人家招商引資,敲鑼打鼓地把我們迎進來,如果就這樣走了,太沒面子了,丟人。”

敦煌市政府得知何延忠遭遇洪災打擊的情況后,及時給予了他政策與資金支持。按照“誰投資,誰治理,誰所有,誰得益”的原則,相關政府部門和他簽定了抗洪治沙協議,而且承諾為其爭取國家項目。

“2007年之前,是企業自己治理風沙水害,之后因為政府明確了治理洪澇災害和沙害的投資政策,我們的治理力度更大了。”何延忠說。

但是,隨后的一場災難帶來的打擊更大,對于何延忠來說,幾乎是滅頂之災。

2011年6月,陽關鎮發生了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和泥石流,“漫天遍野的洪水,引發的泥石流特別大,就像猛獸一樣,把科技園埋掉了兩三米深,這對企業來說是毀滅性的打擊。”何延忠記憶說。

公司副總經理孫惠麗回憶,這次洪災將園區生態林、引水渠樞紐工程和蓄水庫全被沖毀,養殖基地、科研中心和加工車間也被淹沒。歷經20多年精心培育的親本種魚12萬尾全部沖毀,350萬尾商品魚、600多萬尾魚苗被泥石流掩埋,直接損失超過1.6億元。

“看到此場景,我跪在地上哭了,”孫惠麗說,“何總站在堤壩上,眼睛一直看著洪水,整整40分鐘沒說一句話”。

何延忠不知道該說什么。他已經與洪水搏斗了10年,投入了太多精力和財力,如果此時放棄,意味著此前所有的努力都打了水漂。

況且,在這場洪水中,有他更欣慰的地方,即前幾年開挖的分洪渠道將90%的洪水成功分流、化解,保護了陽關幾千名群眾的生命和2萬多畝農田。

“能把陽關保住,使村民免受災難,說明沙漠治理的思路和技術是成功的。”何延忠又一次堅持了下來。

在庫姆塔格沙漠里,至今保留著一間用泥塊壘起來的小平房。當年,何延忠和團隊就住在這里,日復一日地研究沙漠和洪水的秉性。

他還請來國內外生態、水利專家實地勘查。在專家指導下,何延忠多次深入祁連山,勘探洪水的源頭和路徑。最終,他們搞清楚,祁連山西端山區1500平方公里的范圍內總計有107條河道,每年夏天這些河道的洪水都會匯集一處,順勢而下,形成沖毀農田村莊的洪水。陽關古城就是被洪水和泥石流掩埋而消失的。

當年何延忠和團隊就住在這里日復一日地研究沙漠和洪水的秉性。圖丨界面新聞 侯瑞寧 攝

找到源頭后,2004年,何延忠帶領工人們在洪水必經之地的西土溝上游聚積山洪的出山口,設計開挖了13條河道對洪水進行分流,分洪河道寬度從50米到一兩百米,長度總共100多公里,多級梳流將其引入沙漠治洪區,并導入地下層進行蓄積形成地下水庫,還在沙漠里開挖了蓄水湖。

這樣,不僅有效控制了洪水,而且提高了地下含水層的水位。

前后三年時間,這項被稱為“沙漠都江堰”的龐大工程終于完工,原本寸草難生的沙漠里形成了20多個小綠洲,曾經被沙漠掩埋的胡楊林又恢復了生機。

控制住洪水之后,如何將其“化害為利”成為何延忠思考的又一個問題。 經過長期考察和嘗試,他借助沙漠本身的地勢和特性解決了這個難題。

往沙漠更深處走,一面高約三至五米、長約數十公里的沙石斷面出現在眼前。在這個斷面上,有汩汩細流滲出來,細流匯集成溪,流向遠方。溪水清澈見底,魚苗游弋其間,溪旁蘆葦叢叢。

何延忠說,這面沙墻是“沙漠都江堰”工程的精華所在。滲入地下含水層的洪水經過20多公里地下沙層的滲濾凈化后,在下游通過這面沙墻重新涌出地表,成為水質優良的“沙漠礦泉”。

這些“泉水”在為虹鱒魚養殖提供優質水源的同時,還會流向下游的村鎮,澆灌農田和葡萄園。

統計數據顯示,“沙漠都江堰”工程讓陽關鎮西土溝的水流量由原來的0.35立方米/秒、年徑流量1100立方米,分別提升至1.1立方米/秒和2352立方米,水資源量增加近兩倍。

分洪河道建成后,每年清理泥石流帶來的淤泥是一項費人費力費時的大工程。在與洪水頻繁的打交道過程中,何延忠發現,每年夏天頭兩次的洪水勢頭最猛,泥沙量也最大,可不可以通過修建調蓄樞紐工程,將其直接導入沙漠,用泥石流來固沙?

這個方法非常奏效。如今,在庫姆塔格沙漠,可以看到一大片龜裂的土地,與周圍的流沙形成了鮮明對比。

何延忠說,這種被泥石流覆蓋形成的板結層有效阻止了沙地的活化,形成了良好的粘土固沙效果,而且能夠減少地下水分的蒸發。后來,這種方法被治沙專家總結為“以水害治沙害”。

更大規模的治沙工程源自冥思苦想后的一次偶然。

一次,何延忠帶朋友去參觀敦煌的月牙泉。這處被鳴沙山包圍的泉水上千年來未被埋沒,至今碧綠澄澈,這引起了他的思考。當地人說,月牙泉有是因為神靈護佑,對此,他不置可否。

曾經的黃沙漫天之地如今水草豐美。圖丨界面新聞 侯瑞寧 攝

經過長時間觀察,他發現其中的奧秘,“泉水四周都有障礙物,風一吹,沙子就會退回。由于空氣的壓力,沙子本應從上面過去,但是因為丘高沙重,沙子又很難越過去,所以就會留在原地。”

為了驗證自己的觀察所得,何延忠做起了試驗。他用沙石堆積起1米高的沙障,經過一段時間之后,他發現成效顯著,只要找準風沙的方向,沙障就能使流沙后退5米;沙障提高到10米,流沙就會后退50米。

很快,他的實驗在沙漠里得到了大規模推廣。這項浩大的工程目前共計移動沙丘石山500多座,拉運沙石料1.1億多立方米,修建防護堤壩60多公里,設置沙障100多條,這些沙障如“沙漠長城”,形成了保護敦煌陽關的巨大屏障,有效地阻擋了沙丘推進,被專家稱為“以沙治沙”。

如今,庫姆塔格沙漠化治理的防風固沙面積達到134平方公里,保護受益區面積達到998平方公里,形成了保護陽關鎮的21公里生態屏障,把沙漠推離村莊5.6 公里,形成了6.4 平方公里的生態濕地。

為了這些數據,何延忠曾差點而搭上性命。在沙漠中,因為酷熱干旱,他四次暈死過去,最長一次昏迷長達21個小時,幸好送進醫院搶救及時,才有驚無險。

期間,孫惠麗等人勸何延忠不要把資金過多地投資在生態環保上,“因為這件事情只投入,不賺錢,到現在還沒賺錢”。

“能把洪水治住,能讓沙漠退后,這就是價值”。何延忠說。

"水花魚"微信公眾帳號和頭條號將會定期向你推送本號信息將為你精誠服務!

文章評論
發表評論:(匿名發表無需登錄,已登錄用戶可直接發表。) 登錄狀態: 未登錄,點擊登錄
電腦網址: http://www.superera.net 地址:重慶市永川區衛星湖街道  手機網址:http://m.yc6318.cn
重慶市永川區雙竹漁業協會,重慶市永川區水花魚養殖專業合作社,重慶吉永水產品養殖股份合作社,重慶市永川區豐祥漁業有限公司
漁業水產精英論談